合法的买球app

2016年互联网发展展望

中国信息化周报 / 2018年12月13日 20:05

手机

云计算在2015年进入了2.0阶段,其竞争态势已经从技术转向运维和服务,因为云计算本身就是一种服务。闭源生态系统的佼佼者已经出现,而且其地位比较稳定,占的市场份额也非常大。其发展已经从单品工具的竞争转向生态的竞争,开源系统也是这样。开源系统经过激烈竞争,尤其IaaS领域的OpenStack已经脱颖而出,非常火爆。

我们的云计算在前几年主要面向一些互联网客户和中小企业,2015年到2016年更多地开始面向政府、金融用户。经过几年的发展,我们从无序走向有序,并进而推出了云保险。我们的IT人员不断提高云服务的可靠性,这是一个没有尽头的事情,所以我们推出了云保险方案。

云计算2.0时代计算成公共基础设施

总的来看,云计算的2.0时代跟1.0时代不一样。这个也符合我之前的理论,那就是“七年之痒”。任何一个技术经过七年发展都是这样,包括移动互联网、智能手机、APP。这三巨头主要用于工具类、咨询类、社交类,这三大类的移动互联网应用基本占据了大部分市场。2015年,计算会是一种公共服务,所以提供计算的基础设施确实已经像水和电一样重要。云计算在行业中的影响力已经越来越大,我们需要将计算从产品转向服务,从私有服务转向公有服务,让计算成为公共基础设施。

如果我们认可了云计算就是信息基础设施,那么云计算就是关键信息基础设施。以前的网络模型,无论是ISO的七层模型还是四层模型,都需要插入一层计算层,这层在应用层之下,其他层之上。当整个模型出现变化的时候,意味着底层的所有基础设施必须围绕云计算做一些或大或小的变化,或改良,或革命。

网络正在发生变化,SDN、NFV的发展非常快。无论SDN还是NFV,目前最核心的用处还是数据中心,仍然为云计算服务,这两个技术在我看来没有太大区别。我们设计SDN,实际上就是从电信出发。我们的电信设备是专用,为什么不能把软件和硬件分离,为更多软件服务,这就是我们今天的NFV,这个概念在电信几十前就有了。

除了网络,运维系统也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,我们以前设计的一些运维是针对小范围网络或者说企业自用的网络,当网络开始为云计算服务的时候,我们才发现这是个令人崩溃的事情。我们要做一个ACR的维护,当我们发现运行有几百万条指令,根本不知道每个指令是如何用,也不敢动。所以我们以前设计的以太网和运维系统都不适合云计算的发展,都需要新的变化。

数据中心用来提供计算服务

再看数据中心,我们以前的数据中心像大仓库,堆那儿就可以了。我们既然发展云,就必须让数据中心重组,能够适应云计算的发展。也就是说我们的基础设施像云一样有弹性和灵活性。因为云计算这样主张,那么底层计算肯定这样主张。所以我们看到这几年数据中心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,很多所谓的趋势,除了绿色高密度,数据中心还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变化就是开放。

我们需要一个开放架构的数据中心,就像当年计算机需要一个开放架构,才能迎来计算机产业的爆发式增长一样,我们现在的数据中心架构是不开放,数据中心缺乏足够标准,没有标准支撑,数据中心很难获得更大的发展,我们在开放标准方面还差很远。从整体,我们需要数据中心不断的模块化、产品化、服务化,我们需要整体去交付提高它的速度。

数据中心不是一个沉淀和服务,更像一个现场施工的东西。所以我们距离云计算希望获得的数据中心还差得很远,需要为此不断努力。包括天蝎服务器、模块化数据中心都是为了这个目标而努力奋斗。把数据中心未来的发展概括为一句话,那就是数据中心就是计算机,数据中心就是用来提供计算服务的,数据中心的未来就是服务。

尚处工业互联网1.0时代

2015年互联网的另外一个变化就是消费互联网转向了工业、产业互联网。互联网经过了20多年的发展,以前互联网主要面对消费者,这个跟传统IT有很大区别。

以前的传统IT一般都是先从企业开始,再转向消费市场,而互联网是倒过来,先从消费市场开始转向企业市场随着全球网民的趋缓,消费互联网已经趋于稳定。沿着消费互联网的生态链往上走,往深发展,就到了企业市场。消费互联网饱和的时候,我们需要走向另外一个市场,就是产业互联网市场,这是国务院提出的“互联网+”目标,因为那个市场已经稳定,巨头已经诞生,没有太大空间可以做了。所以我们需要将互联网跟传统行业进行融合、发展。

从去年到今年非常热的一个概念就是工业互联网,这个概念在美国叫工业互联网,在德国叫工业4.0,在中国叫两化融合,名字不一样其实做的事情差不多。

我个人认为,我们现在的工业互联网充其量是1.0的时代,目前全球所说的工业互联网仍然是只使用互联网的技术,而没有引入互联网的思维和理念,仍然是一个工业信息化的过程。它没有给传统工业带来多大的改变,而是增加了信息化的流程,仍然是围绕工业来做的,而不是围绕互联网来改造工业,这个过程还没有实现,仍然需要一段时间,所以我把它称之为1.0的时代。

我认为大概在五年内会看到有人讨论工业互联网2.0的问题,因为今天的工业互联网色彩很弱。工业互联网的口号是由GE提出来的,GE以公司名义发表了红宝书。这个书里面80%以上说工业,10%说信息化,只有剩下不到10%说互联网。

分享经济重塑企业结构

为什么现在的工业互联网是1.0,我想讲的下一个观点就是分享经济。我们看一下互联网的发展历史,分享这个概念在互联网领域一直就有。

说说最早的P2P,大概在2000年前后,BT、电驴很多下载软件就是P2P的,后来由于盗版,有害信息等方面的原因, P2P在2007年到2008年开始没落了。没落以后,我们有了今天的云计算,云计算是引进很多P2P的思想,有了我们今天的滴滴打车,P2P又活过来了。不是电驴不行,而是P2P技术又出来了。我们之前的共享是在比特的共享,现在我们做的共享是原子的共享,我们以前是线上共享,现在我们走到了线下,所以分享经济更像P2P和O2O的结合,我们开始分享原子世界,这个要感谢移动互联网。

分享经济必然重塑今天企业的结构,因为根据科斯老先生说的企业边界逻辑,企业边界是由交易成本造成的。移动互联网的出现使得交易发生了巨大变化,这必然导致企业内部重构、边界重构。

可以想象,未来会有越来越多基于互联网的虚拟化的企业诞生。因为资源可以动态标注,工业互联网下一步一定是分享经济和P2P模式的工业互联网,而不是今天的模式。我们将所有的工厂、车间厂房和人力都看成资源和计算,由存储、网络去调度、管理它们就可以了。

(本文根据何宝宏在第十届中国IDC产业年度大典上的演讲整理而成,未经本人确认。)

1.环球科技网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环球科技网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来源:环球科技网"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环球科技网或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环球科技网编辑修改或补充。